第二字读横,微博同名
头像来自白大仙,背景图明信片来自云梦大泽,摆拍来自我
约字欢迎私信
约字专用QQ 2513461579 反应慢,耐心

般若/不易

  都说般若是历重重怨念而化身为实体的妖,任凭外界传说如何玄乎,可事实却是我弱得不行,还比其他妖怪都要来得胆小。


  原本不该如此,只是我曾经壮着胆子,走向一群玩球的孩童,哀求道:“可以带我一起玩耍吗?”那群孩童正是享尽家中宠爱,张扬骄纵的年纪,毫不留情地说道:“走开,丑八怪。”


  自此我就不敢近人,渐渐习惯独自躲在角落,这一躲便是近百年。百年间,在河边玩耍的孩童换了一批又一批,唯独我仍旧保持着少年身形和丑陋模样,直到百年后遇见了他。谁都不知道我有多高兴,他也同我一样不和别的孩子玩耍,同我一样坐在一处远远地看着他们。我还看见了,他的眼里有同我一样的羡慕和期待,于是兀自认定了,我们是相同的一类。但是我又回忆起曾经挥使着凶恶眼神驱赶我的那个孩童,在去与不去之间举棋不定,最终我决定用妖术变一只蝴蝶去他面前吸引他,若他看见我了,我就去与他说话。可是妖力有限,我只能够作一只灰蛾子出来,难看就难看了吧,反正能飞就行。


  果然,他随那只在空中挣扎着翻滚的丑陋蛾子,终于看见了我。我尽量调整面部僵硬的肌肉,向他展露一个自以为友善的微笑,他则回以生涩的笑容。且从此刻起,我就错了。我以为那是他待我的温柔,殊不知在后来撕破他假善的面孔,才明白那只是他的恐怯。


  他因为身体虚弱,不得已只能坐在一旁,我激动得握住了他的手,对他说:“没关系,我会陪你的。”


  相伴,不过是一人从另人身上索取所需罢了,抑或是金钱财富,抑或是情感慰藉。


  我只有他。


  他从不问我丑陋的面孔,我像一只吸血虫一般,依附着他数年,从他孩提时期起,直到他长成大人,成家立业。


  他能够陪我玩耍的时间越来越少,我宽慰自己,是他需要陪伴女人和孩子。作为朋友,我不该剥夺他的全部。随着京都越来越不安定,我逐渐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失落,逐渐演化成嫉妒。


  便是在此时,我遇到了一位阴阳师。


  他自称晴明,要带我走。


  他拿手中的折扇轻拍着掌心,对我说:“此地妖气因你而起,若你不走将为京都子民带来不详之灾。”城中其他人皆与我无关,我只担心他会因我受难,才答应了晴明大人:“也好,但请先答应我一个请求。”


  ——我想去和他道别。


  我好久不曾踏足他的府邸,周围已经扎起了竹篱,可这对我而言并不算太难,我轻轻翻了过去,想要在最后给他一个惊喜,毕竟以他的生命而计,我们已经相伴了那么多年。我找到了他的卧房,刚要推开门进去,则听见了他和女人低声交谈着:


  “最近那个丑陋的东西怎么没来找你了?”


  “也好,终于不来了。你都不知道,他缠了我多少年了。”


  一瞬间,我对自己丑陋的面孔恨到了极点,原来他对我一直不曾抱有除了忍让之外的情感,连同情也谈得勉强。


  我忘了自己在这座城中咆哮穿梭了多久,终于找到一处宁静的地方。在黑夜中,我不用再担心会因这张脸吓到任何人,没有人会看见我。我伸手扯下脸上的皮肤,撕裂的声音嘲哳摧残我的鼓膜,可没有任何感受能够胜于此刻的疼痛。妖怪的体质使然,被生生扒下的脸很快又恢复了。我不停地重复着手上的动作,终于等到它长出一张满意的面孔,忽然警觉有脚步接近。


  是晴明大人。


  我不知道该如何藏去一身狼狈的血迹,听见他在身后叫我,我硬着头皮转身,展露了一个自以为友善的微笑:“我好看吗,晴明大人?”


fin.

评论(1)
热度(19)
© -衍珩 | Powered by LOFTER
回到顶部 ∧